妥木斯:关于内蒙古油画的几点感想

妥木斯:关于内蒙古油画的几点感想

蒙古画廊元火工作室2019-02-10 1:45:03567A+A-

在中国油画界有这么一个说法

叫做“南吴北妥”

南吴是吴冠中先生

而北妥就是这一位妥木斯先生


早在34年以前,他就在北京举办了一个轰动的展览

这是国内第一个举办大型个人油画展的画家

这个展览引领了当时中国油画的整体风格

在中国的美术界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反响

并影响到艺术的各个层面

(八十年代许多电影电视画面都借鉴了妥木斯油画的艺术风格)

而且直接影响了85新潮以后中国的美术运动


微微隆起的地平线,蒙古包,垛草的妇女

牧人和马群,还有一轮明月

这就是妥木斯笔下的内蒙

他说这种景色在牧区经常碰到



妥木斯读高中时,应学校要求

改成了这个有民族特色的名字

翻译成汉语是一种蔬菜的意思——土豆

意为“无论走多远,都记得自己是颗内蒙古土豆”


因着对蒙族地区的人民和生活的深厚情感

妥木斯笔下多是辽阔的草原和质朴的牧民

他画的大草原景色犹如蒙族的长调那样意味深远

内蒙古草原画派的先河,由此开创



吴冠中评价他的画有情,有味儿

大漠的荒凉,草原的淳厚在他的画中充满了生命力

他的每幅作品都很静很静,却又仿佛在诉说着什么

听蒙古长调,我们往往未解其意就已泪如雨下

看妥木斯的油画,也是如此


文革期间,在内蒙工作的妥木斯被莫名打成内人党

因为拒绝栽赃他人,守住自己不愿害人的底线

被关押近一年,毒打了三个月

脊梁骨被打得骨裂,一个耳朵也被打聋了


在这样身体和心灵的双重折磨之下

妥木斯对人生,对艺术都没有灰心绝望

出来后的第二天,他就拿起画笔继续作画

好像从未放下,好像从未离开


所以你看他的画,有一种经历苦难后的恬静

又在不经意间流露出一丝倔强

妥木斯说,他的每一幅作品都是自画像

他把笔下的油画,画成了自己


2015年5月23日,妥木斯再次举办个人画展

这是妥木斯先生第二次在美术界掀起巨大的震动

30多位美术界、文艺界人士都对他的画给予了高度评价

但那次展览以后他就销声匿迹了



据说他一直隐居在一座林子里头,不问世事

对风生水起的艺术市场不为所动

妥木斯说,“昧着良心去炒作,我一辈子不干这事”


83岁的妥木斯依旧按自己内心的样子活着

作作画,习习武,打打俄罗斯方块,看看电影

在再平常不过的生活中,坚守着自己的初心


也许正是这样低调而真诚的美德

让他就算从未炒作

却依然是美术圈内众望所归的油画大师


有人说:“走进妥木斯先生画展的展厅,

一股浑然之‘气’扑面而来。”

这股浑然之“气”中

是他这个草原人,对家乡完全的热爱

也有他身为艺术家,对生命的深刻感悟

更是一个知识分子,对历史的反思


希望这些来自草原的气息

这股来自妥木斯油画中的力量

能激励更多艺术学者找回自己的艺术初心

妥木斯,内蒙古人。现兼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美协油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油画学会常务理事;内蒙古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内蒙古油画艺术委员会主任。

其他作品欣赏


岁月 110cmX185cm 2008年


 关于内蒙古油画的几点感想

 文/妥木斯

 

  内蒙古地区有很多人从事油画创作,我们这几个人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其中有的人已经调离内蒙古,在外地工作。不管在哪里工作,大家都有许多共同点:1、都在描绘生活;2、都在寻找自己的艺术语言。这里发表几个人的作品,都在艺术语言方面形成较明显的个人特点,互不雷同;但又都是在放开来画、反复制作,基本上有在挥洒中寻找自我、写多描少的共同倾向。有的人把这种倾向称作“油画大写意”,我看也未必。“大写意”是个中国画的专用名词,有其特定意义,不是放得开就是大写意。油画在中国,放开来画、挥洒地画,肯定会受中国写意画的启发,对其借鉴。但同时也一定受西方人在放开来画这方面的更直接的影响,尤其是近现代的许多流派不是细描画(有人叫写实)范畴里风格的影响。还有一个领域能给油画借鉴的是寺庙的壁画,这在许多人的画面上能看到痕迹。模仿是一个必然的过程,所谓“悟性”就是一种模仿能力。但成熟的过程也是摆脱模仿的过程,摆脱了模仿,意味着成熟。而后不断深化走向成就,再深化,再成就,就兴许能为油画作点贡献。这一点也正是中国油画的发展轨迹。



蒙古女人和马系列·午后的风91cmX61.5cm1993年


年轮65.1cmX80cm

我们现在的多样风格已真正在形成,不管从事者的意愿如何,某一种派别一统的情况很难再形成。尽管有人认为多数国人都喜欢某种画风,这不稀奇。就像公理不一定是真理一样,多数人喜欢的不定就是能代表艺术发展方向的。好在现在没有明显的要求,尤其在艺术风格方面。在内容方面其实也不应该要求每位画家必须画什么,或者用措施把大家往一个桥上领,那样又会形成“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局面,这是沉痛的教训。当然,实际上艺术的风格流派不可能不涉及内容,否则语言和要表达的意思就会是“两张皮”,使形式与内容的矛盾尖锐起来。如果没有干涉,画家自己是不会找这种别扭的。




150cm×100cm 2015年


140cm×100cm 2015年

但在内容方面都是不能随意的,自己要画自己喜欢和熟悉的内容,而自己的喜欢又是因人而异。自己的喜欢如果对别人、对社会、对国家不利或有害时,怕是不可以随意抒发的。当然别有用心、别有企图的人早已不在此列了。从大多数正常的画家来看,那种有对别人、对社会、对国家有害的喜欢,应该是少之又少。还是“百花齐放”的好,不要像一些“左”得可爱的人,当有人说:“牡丹好,丁香也好”,就对其大骂起来(骂的现场本人也正在)。现在不会骂,但这种认知还是存在的,这对艺术事业的发展是很不利的。



150cm×100cm2015年


 “科学发展观”在艺术上就是尊重艺术规律。在这方面我们有不少教训,也犯过少错误,应引以为鉴。政界人士总希望,“为政治服务”是永恒的。现在虽然不提了,但内心惦念着,变个法子提个别的口号也要让文艺能给服点务,配合自己的工作。在这里我想起了陈毅同志1962年在广州一次讲话中的一句话:“梅兰芳能演出贵妃醉酒就是为社会主义服务。”我以为深有道理。




查干苏立德180cm×100cm


黑圪梁100.5cm×80cm

作品是应分好坏。什么叫好、什么叫坏,也是随不同人群而出现不同见解的。在这里,尊重艺术规律是必须的,否则是非难辨。用艺术上应该讲究的条条来度量作品的水平与面貌,会免去许多偏见,也会免除许多不应该发生的混淆是非的认知和处理,事后纠正不如防患于未然。



暴风雨80.5cmX60.8cm1987年


炉前工 85cm×100cm 1964年

 我们是中国的油画家,画的是油画,但就艺术讲究的影响,来源是中外都有的。国外的油画几百年间变化更迭很大,近一个多世纪的变化也非常迅速,并在变化中留给我们许多宝贵的知识、技能、理念……。不管他们变化到哪里去,我们不是他们,没必要跟着去,我们只吸收其中我们认为的好东西。同时,因为生长在这块具有悠久文化传统的土地上,那些永放光芒的优秀传统文化也必然会影响每个作油画的人。在寻找个人风格的过程中,这方面的营养定会哺育我们更好地成长,从而形成具有自己民族和国家特点的画风。



瞑色72.7cm×91cm 1995年


武装放牧100cm×120cm1978年

  当然,作为个人,每个人既有优点,也难免有缺点。这需要每个人自己去刻意调整、修正,只要认识到,没有改不了的缺欠。 




兴安岭的冬天 100cm×65cm 1991年


深秋140cm×100cm2011年

从大体看,大家或多或少都在具象语言里揉入不少抽象语汇。就油画而言,除对点、线、面等造型符号的运用外,色彩的抽象效应也是必然碰到的技术内容。色彩的本意也应当是在抽象意义上的显示,即色彩的点、线、面之间的配置,是以抽象意义上关系的肯定为准。色块间的配置起决定性的作用,色线、色点只是调剂色块配置不足的手段。这种配置本事在油画里最讲究,需要每个油画家用毕生精力去经营、培育、钻研、探求。画家常要做的是将其关系提高、降低,加强、减弱,调整来调整去,创造出多种表情、多种情趣、多种感觉的艺术效果。不可停留在一两种色彩关系上,轻车熟路,图便利。




站立 60cm×50cm 1989年


中年牧民 80cm×100cm 1981年





看妥木斯前辈的画,可以看见自己的骨头,那是游牧民族千百年来游荡在温带草原上,一日又一日沉淀下来的基因,他的画从草原的最深处生长出来,带着风的声音。

游牧主题可以成为过客和猎奇者感叹和歌颂的素材,但它们流于表面,不关心真正的家园。而妥木斯前辈的画高贵,谦卑,静默,他不是蒙古的标签或者旗帜,而是生命轮回中弥足珍贵的声音和无限的能量。很骄傲,很荣耀,我是妥木斯爷爷的族人!

  ——黛青塔娜


妥木斯老师是国际级的艺术家,也是我的蒙古族前辈,他是我们蒙古民族的骄傲,也是中华民族的骄傲。看妥老师的画,我们感受到蒙古民族虽然历经坎坷和磨难,但仍然有一个博大的胸襟,仍然有能够容纳天地的胸怀。如果从妥老师的画中或者从我的歌声中,能感觉出我们对草原的热爱,感觉出我们对家乡的热爱,那完全源自我们都是蒙古人。

——腾格尔


妥木斯先生笔墨刚傲,他的作品带着一种蒙古族从古至今的尊严。 超越流派和技巧,笔触所到,魂灵遍纸。

——刘索拉


妥木斯是有着独特的艺术个性的艺术家,他是艺术界珍贵的只懂得追求艺术的求道者。在当前这个时代,他是坚持自己个性特征的艺术家,不为外界所干扰,不为市场所左右。这就是艺术为人民服务。

  ——钟涵


“妥木斯是我的同学,也是我们当中最优秀的一位。多年以来,他一直坚持自己的艺术追求,保持着他的艺术个性,人品好,艺术水平也高。他不是简单的再现草原的生活,他融入了像汉砖等这一些的石刻的技法,融入在了他这个人物创作和马的创作上,所以他作品中间带有一些金石感。”

  ——马常利


妥木斯在我们心目中一直是代表中国油画最高水平的油画家。他对艺术是从本质上感受,所以他的绘画我认为是本质,为什么说是本质呢,就是内心的一种追求。他不希望战争,不希望人和人之间不和谐,不希望生活当中有那么多的丑陋,希望生活是真的,是善的,是美的,所以在他这里头就跟你传达出来象诗一样,像音乐一样。而且是抒情诗,抒情音乐,而且他所有这些抒情都是用色彩表达的。

——赵友萍


“在当代中国油画界,蒙族画家妥木斯是一位在艺术上卓有成就的特立独行者。我之所以说他”特立独行“,不是因为他是中国内蒙古自治区最有成就和最有声望的艺术家,而主要是他对艺术有独特的认识和理解。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他摸索、探讨出适合他个性的艺术风格,这种风格不见与前人,也不见于同代人。”

  ——邵大箴


“妥先生的画面简洁,很稳。他早已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绘画风格!他形成了一套自己的色彩语言方式,很简洁。而且他的画里头不缺少细节。这对于对他简直是太重要了。”

“他真的是画出他自己的风格。画草原,用大色调,这个方法特别合适。他对他要叙述的很多形式很熟悉,比如金石味道、书法韵味 ,他的画有意思。”

“他的很多蒙古族肖像很典型,从外形到气质一看就是蒙古族。”

“他是有着强烈个人风格,并且风格没有和任何人重复的油画家。”

  ——袁运生


朝戈:油画家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博士生导师

妥木斯先生是建国以来最具成就的美术家之一,在半个多世纪,可说漫长的创作生涯中,他坚持了作为优秀艺术家所应具有的卓越品质。

做为油画家,他在六七十年代展现出前所未有的个人品质与独特性,并予示了成熟的魅力。做为一位蒙古艺术家,他以极大的热情体验描绘草原生活,开拓了一代新的草原绘画,我自己八十年代回蒙古地区,目睹了他的创作热情与广泛的影响力,非常充分的引领了草原绘画的发展。在社会乃至政治生活中,妥木斯先生坚持了独立人格,刚正不阿,经历了那众所周知的艰难岁月,性情中散发着蒙古民族的英雄性格。

不论是长还是短的叙述,都不能把艺术家勤勉的一生说尽,希望广大的来宾能够在此次的回顾展中,感受到这巨大的心灵赠予。妥木斯先生是油画界的骄傲!也是我们蒙古民族的骄傲!

  ——朝戈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蒙古元素网所有作品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并拥有版权或使用权,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版权方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支持Ctrl+Enter提交

蒙古元素 © All Rights Reserved.  蒙ICP备13001995号-2
Powered by 蒙古元素 Themes by www.mgl9.com
版权说明| 关于我们| 充值VIP| 投放广告

Music
会员登录
新用户注册
×
会员注册
获取邀请码
已有账号登录
×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