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城里的八大蒙古王爷府

北京城里的八大蒙古王爷府

蒙古文化元火工作室2019-10-07 8:29:18508A+A-

北京城里的八大蒙古王爷府 第1张

北京城蒙古王府共8个,通辽的蒙古王爷府就有6座:僧王府,科左后旗的僧格林沁亲王王府,坐落在北京市东城区炒豆胡同和板厂胡同;卓王府,科左中旗的卓哩克图亲王王府,坐落在北京东城区什锦花园原19、21号院;末代达尔罕亲王那木济勒色楞(安定门内花园府,北京人也称此花园为“达子府”花园);那木济勒色楞后来迁住的达尔罕亲王府(原东四马大人胡同,现育群胡同15号);色布腾巴拉珠尔达尔罕亲王府(原是和敬公主府,东城区张自忠路7号院);奈曼亲王府,奈曼旗札萨克多罗达尔罕郡王德木楚克札布王府(原北京西城区的泰安侯胡同,今西四北七条27号)。罗亲王府(阿拉善王府)三座,其府第与满族各旗下相同甚至规模逾制,那彦图王府在安定门内国祥胡同2号,满清王朝的漠南、漠北、漠西蒙古王公、扎萨克等都在本旗有领地,在京城大多不赐府第,只是少数有战功、有结下满洲皇族婚姻关系的蒙古王爷在北京受赐藩邸,在京蒙古王无事时留居京邸,一旦国家有战事可调动其部蒙古兵同驰赴援。

北京城里的八大蒙古王爷府 第2张

那王府(超勇亲王府)

那彦图王府在安定门内国祥胡同2号。那彦图,清康熙年间定边左付将军喀尔喀赛音诺颜汗部扎萨克超勇和硕亲王策凌。那王府即超勇亲王府,是漠北蒙古喀尔喀赛因诺颜部扎萨克和硕亲王那彦图王府。南北在国兴胡同和国祥胡同间、东西在赵府街与宝钞胡同间,明代称“锅腔胡同”长220多米,清宣统时改称“国祥胡同”。府门(宫门)三间面南,府门东、西两侧各有角门(阿司门)一座。府门对面是一座影壁,两侧设置石狮、灯柱、拴马桩和辖禾木。府门内有一座木质影壁,银安殿建筑宏伟、结构紧凑。府内漠北习俗明显,每年腊月二十三,都在府中佛堂院内架设一座蒙古包,中间生一个大火炉,亲王的率领府内喇嘛等围着火炉念经。那彦图赌输,将那王府抵债押给西什库天主教堂,无力还款反而再向教堂神甫借款7万元,1940年后教堂将“那王府”转给金城银行、精神病院。那彦图迁出了那王府租住在豆腐池4号。现那王府已大部分改建,只有国祥胡同甲2号还保留着当年的风貌。为北京市重点保护文物。

北京城里的八大蒙古王爷府 第3张

图1:那王府(那彦图王府,超勇亲王府)北京安定门内国祥胡同2号。

僧王府

僧王府(民称“伯王府”)是清代僧格林沁的王府。南锣鼓巷南口东面的炒豆胡同77号。僧格林沁,漠南蒙古科尔沁旗人,1825年袭封科尔沁郡王,1855年晋封亲王,1859年在大沽海战中督军奋战打败英法联军,。1865年5月在豫鲁皖镇压捻军阵亡。其子伯彦诺谟诂承袭亲王爵,老住户称这所府址为“伯王府”,伯彦诺谟诂王曾任御前大臣、光绪的骑射“谙达”(老师)。原僧王府前门在炒豆胡同,后门在板厂胡同,王府分中、东、西三路,各为四进院。东路正院外还另有东院四进,民国后,府第被亲王后代逐渐拍卖,现在的炒豆胡同71号至77号(单号),板厂胡同30号至34号(双号),都是原王府的范围。炒豆胡同西口是僧格林沁家的祠堂。东城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北京城里的八大蒙古王爷府 第4张

图2:僧王府(僧格林沁王府“伯王府”),北京安定门内炒豆胡同77号。家庙,平安大街宽街。

罗亲王府 (阿拉善王府)

北京阿拉善王府曾经被称为罗王府、塔王府、达王府,,北京市西城区原三座桥府夹道1号,现毡子胡同7号,在什刹海后海南岸、恭王府东侧,王府由精致四合院和后花园组成,有房屋200多间较低矮,廊柱用的全是不粗的木方柱;冬天用炭火取暖修筑火墙,横的屋脊上除了兽头在屋脊两端各有一个二三十厘米高四方立体的烟囱排烟。檐雕与廊画有蒙古人喜爱的牡丹、蝴蝶、飞马等图案。阿拉善王府于清康熙四十三年(公元1704年)拨银赐建。阿宝平定准噶尔康熙五十四年为修建王府,阿宝死后,罗卜桑多尔济(次子阿拉善第三代亲王阿拉善霍硕特旗的二袭札萨克王公)再征准噶尔诸部有功晋升为和硕亲王,1910年,塔旺布理甲拉袭亲王爵(阿拉善霍硕特旗的第八代第九位王爷)曾任袁世凯政府的京都翎卫使和蒙藏院总裁,达理扎雅被任命为阿拉善和硕特旗札萨克,在阿拉善旗民及贵族的敦请下,于1932年离开了北京,回到家乡内蒙古阿拉善旗执政。现在这座王府里除了假山之外,古建筑房屋只剩下东边的六座,其中四座住宅,两座属于原来的家庙。   

这座王府在北京是最难得的,罗府后代在北京应当被评为“最佳王族子孙”,北京皇室、王公后代几乎都是败家子,又逢中国百余这么个多灾难,罗亲王府以后直至解放竟然没有被其后裔变卖拆毁,在北京据说只有唯一阿拉善这家,真是好样的阿拉善。这座蒙古王府东侧保护完好,院制、房舍、游廊依旧。这样看来,说明古建不怕被占用,而是在于占用单位和住户的德性,罗亲王府里私建乱建不少,可是,原来古建不毁不动。

北京城里的八大蒙古王爷府 第5张

图3:罗亲王府(阿拉善王府)第一进院正房,北京什刹海后海南岸毡子胡同7号,罗亲王府保留着完整的后花园,东北院墙在毡子胡同。

卓王府  

卓王府即科左中旗的卓哩克图亲王王府,坐落在北京东城区什锦花园原19、21号院。第一代亲王乌克善是达尔罕亲王满珠习礼和孝庄文皇后布木布泰的长兄。他身材魁梧,英勇善战,多次带领科左中旗蒙古骑兵出征,帮助清王朝打天下。在绰尔曼城,乌克善率兵大败林丹汗,在大同、上方堡、宣府大败明朝守军,在杀虎口亲自擒获明朝外藩大臣,在索伦擒获叛将噶尔珠塞特尔、哈拉柱,为大清王朝立下赫赫战功。乌克善是大清王朝在崇德元年(1636)首封的亲王,也是科左中旗的第一个亲王,比满珠习礼受封达尔罕亲王早23年。卓哩克图亲王传了十六代,七、八、九、十、十一代卓哩克图亲王都担任过哲里木盟盟长。  

卓王府与北京城里的清宗室王府比较,规制略小些,但也有正殿、配殿、寝殿、后罩房等。第十四代卓哩克图亲色旺端鲁布(1908年承袭)、第十五代卓哩克图亲贺喜业勒吐莫尔根都在此居住过。北京人不解蒙语,把卓王府称为“赵王府”,“赵”是“卓”的音变。1932年,贺喜业勒吐莫尔根去日本留学,把王府卖给了直系军阀吴佩孚。1939年,决不事敌的吴佩孚被日本牙医害死,停灵49天,什锦花园的住户不用做饭,磕过三个头就可以到吴家吃饭,并且中餐、西餐、清真饭菜俱全。吴佩孚死后,伪蒙古军政府军长李守信以40万银元买下卓王府。后来,国民党军统局长戴笠、国民党国防部保密局长郑介民也曾一度搬住此府。从卓王府住过的这些显赫人物,就足以想见它当时的奢华和气派。现今,这里有北京饮食服务总公司宿舍和国家计委综合运输研究所等单位。

北京城里的八大蒙古王爷府 第6张图片并非实图,仅供参考

那木济勒色楞达王府  

坐落在安定门内花园府的末代达尔罕亲王那木济勒色楞达尔罕亲王府。达王府即科左中旗的达尔罕亲王王府。第一代达尔罕亲王满珠习礼是孝庄文皇后的四哥,顺治十六年(1659)被封为亲王,传十二代。这十二代亲王,在京城先后有三处王府。  

安定门内花园府的达尔罕亲王府。花园府(当时北京人也称此花园为“达子府”花园)在安定门大街路西,东邻灵官庙、姑姑寺、柴棒胡同,南达车辇店胡同,西接北锣鼓巷,北接大贵子、小贵子胡同,再北边是安定门西墙根。此处达王府占地面积8亩,东北角有一组院落。这是达尔罕亲王在北京最早的王府。历史上达尔罕亲王到北京朝觐,除了朝廷接待住如意馆外,这里便是他的长住所。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末代达尔罕亲王那木济勒色楞表现了很高的民族气节。他拒绝日本侵略者的利诱,以治肺结核为由,不做蒙奸,离开沈阳,来到北京,住此王府。 

北京城里的八大蒙古王爷府 第7张

  图片并非实图,仅供参考 

达尔罕亲王府

末代达尔罕亲王那木济勒色楞从沈阳来到北京在安定门内花园府的达尔罕亲王府住了一段时间后,搬到东四马大人胡同(现育群胡同15号院)。这处王府为三进院,大门开在东南。外院有倒座的南房、西厢房和北房。穿过腰房是中院,中院有东西厢房各三间,北房三开间,东耳房两间,西耳房连着西院为五间。中院西南角有便门通后院。20世纪90年代中期,末代达尔罕亲王那木济勒色楞的后人曾同意把此王府赠与故里科左中旗人民政府。解放战争期间在开鲁担任县委组织部长、时任大连外国语学院党委书记的李柱大姐,感念哲里木盟老乡在她打游击期间把她的女儿养到十几岁这份深情,主动联系光大集团愿意帮助玉成此事。笔者曾从中帮助联系科左中旗人民政府,后来,不知其详。

北京城里的八大蒙古王爷府 第8张

  图片并非实图,仅供参考

色布腾巴拉珠尔的达尔罕亲王府

坐落在东城区张自忠路7号院的达尔罕亲王府。此处达尔罕亲王府原是和敬公主府。和敬公主是乾隆帝的第三女,乾隆十一年(1746)三月下嫁第五代达尔罕亲王色布腾巴拉珠尔。色布腾巴拉珠尔九岁“即随诸皇子读书于内廷”,乾隆帝御赐色布腾巴拉珠尔的诗句有“世笃姻盟拟晋秦,宫中教养喜成人”。色布腾巴拉珠尔于乾隆十七年(1752)袭亲王爵,乾隆十八年(1753)兼哲里木盟副盟长;乾隆二十年(1755)在新疆伊犁征剿准噶尔中立下赫赫战功,朝廷赏赐双俸禄。同年,色布腾巴拉珠尔奉诏回京期间错用辉特台吉阿木尔萨纳驻守伊犁。不久,阿木尔萨纳叛变。色布腾巴拉珠尔因此获罪,被夺爵革职。乾隆二十三年(1758),色布腾巴拉珠尔又立战功恢复爵职,画像挂紫光阁。乾隆三十二年(1767),色布腾巴拉珠尔任理藩院尚书。乾隆三十七年(1772),色布腾巴拉珠尔在战场因与主官战术不和,又被削去爵职。后来,他的本家子侄承袭了他的爵位,住进他的王府。1923年,色布腾巴拉珠尔的世孙达赉以十五万大洋把此王府卖给直鲁联军总司令张宗昌。1935年,此王府被当做东北难民救济院。日伪时期被当做兴亚院。日本投降后,被当做国民党第十一战区长官部。现为中央某机关接待站,是北京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北京城里的八大蒙古王爷府 第9张

  图片并非实图,仅供参考

奈曼亲王府  

清崇德元年(1636)奈曼建旗。清廷根据军功封衮楚克为旗札萨克多罗达尔罕郡王。旗札萨克多罗达尔罕郡王传十六任。道光皇帝的爱女寿安固伦公主嫁给奈曼旗第十一任札萨克多罗达尔罕郡王德木楚克札布,他的王府就坐落在北京西城区的泰安侯胡同(今西四北七条二十七号)。德木楚克札布在道光、咸丰、同治三朝历任御前大臣、管旗都统、镇抚北部大臣、火器营大臣、管理中正殿奉经事务大臣、内务大臣等军政要职。同治四年(1865),德木楚克扎布逝世后,同治皇帝追任他“亲王”爵位。光绪十八年(1892),第十三任旗札萨克多罗达尔罕郡王玛什巴图尔在镇压金丹道叛乱中立下殊功,晋亲王爵。第十四任旗札萨克苏珠克图巴图尔亲王、第十五任旗札萨克阿拉坦胡雅尔,第十六任旗札萨克苏达那木达尔吉都曾在此王府居住。1948年,苏达那木达尔吉将国民党昭乌达盟流亡政府和国民党奈曼旗流亡政府设在此王府。1949年北京和平解放时,苏达那木达尔吉来不及逃离被逮捕,1951年死于北京。此王府旧址现在为福绥境房管所。  

北京城里的八大蒙古王爷府 第10张

图片并非实图,仅供参考

满清王朝是军事朝廷,是一个种族,一个军队,一个政府。就看北京的地名,时至2009年虽然旧地名所剩无几,但是,今日之北京仍然留有大量“营”的地名,那营有满族营,有蒙古营(那些不雅的名儿改来改去仍不言自喻),因为满清与蒙元进中原分裂国家状态大不一样,满清接收的是大明一统江山,女真移民进京虽然是兵民合一,和平时期的女真子弟却立即松弛无聊。满京城从山麓到平原各处都是兵营,这是女真人学习蒙元统治的做法,蒙古旗兵驻军北京一是女真打江山时来的,二是女真族在和平时期二百年实在打不了仗了,女真必须依靠舅舅门下(清室多娶蒙古贵族女),蒙古旗兵为满族皇家来抵御外敌、平息农民造反。因此,在北京内城有这三座蒙古王府。

北京城里的八大蒙古王爷府 第1张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蒙古元素网所有作品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并拥有版权或使用权,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版权方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支持Ctrl+Enter提交

蒙古元素 © All Rights Reserved.  蒙ICP备13001995号-2
Powered by 蒙古元素 Themes by www.mgl9.com
版权说明| 关于我们| 充值VIP| 投放广告

本站会员尊享VIP特权,现在就加入我们吧!登录注册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
昵称
邮箱
QQ
获取邀请码
邀请码
验证码
找回密码
用户名
邮箱
※ 重置链接将发送到邮箱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