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研究】呼日勒沙|蒙古族民间文学学科带头人仁钦道尔吉

【文学研究】呼日勒沙|蒙古族民间文学学科带头人仁钦道尔吉

蒙古文化元火工作室2020-09-01 17:21:18953A+A-

【文学研究】呼日勒沙|蒙古族民间文学学科带头人仁钦道尔吉 第1张 【文学研究】呼日勒沙|蒙古族民间文学学科带头人仁钦道尔吉 蒙古文化

▶新疆和布克赛尔江格尔宫


▶本文原载于《内蒙古大学学报(哲社版)》(2018.1);引用论文,请以原文为准。


蒙古族民间文学学科带头人仁钦道尔吉

 

作者|呼日勒沙

单位|内蒙古大学蒙古学学院

 

  : 仁钦道尔吉研究员在他五十余年的蒙古族民间文学研究学术生涯中,撰写、搜集、出版了共三十余部专著和资料集,在国内用蒙汉文发表了百余篇论文,在国外发表了三十余篇论文。他是蒙古族民间文学资料建设的奠基者,是蒙古英雄史诗研究的学科带头人,是蒙古英雄史诗研究领域的开拓者。他是提出蒙古英雄史诗系列新论点的创新性学者。他将蒙古英雄史诗归纳为三大体系、七大中心论,三大类型论,三大阶段论。仁钦道尔吉先生执著地从事着蒙古英雄史诗研究,成功地拓展了史诗研究领域,为史诗研究事业作出了贡献。

关键词: 蒙古族民间文学;学科建设;带头人


 

仁钦道尔吉研究员在他五十余年的蒙古族民间文学研究学术生涯中笔耕不辍,撰写、搜集、出版了共三十余部专著和资料集,在国内用蒙汉文发表了百余篇论文,在国外用英文、德文、俄文、蒙古文发表了共三十余篇论文。他在蒙古英雄史诗、民间故事、谚语、民歌、说书故事及艺人、萨满文化等领域,在资料建设与研究方面,取得了创新性的丰硕成果。他是我国蒙古族民间文学资料建设的奠基者,是蒙古英雄史诗研究的学科带头人。
 
一、蒙古族民间文学资料建设的奠基者
 
仁钦道尔吉先生1960年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专门从事蒙古族民间文学的田野调查、搜集整理资料和学术研究工作,至今硕果累累。
 
1、开展蒙古族民间文学资料建设工作
仁钦道尔吉先生对蒙古族民间文学进行了多年的全面科学的田野调查,在蒙古族民间文学资料建设中取得了开创性的成果。他先后搜集整理出版了《英雄希林嘎拉珠》(史诗集,1978年)、《蒙古族英雄史诗专辑》(民间文学资料,第一集,内部,1978 年)、《蒙古族谚语》(谚语集,1978年)、《蒙古族民间故事》(民间故事集,1979年)、《蒙古民歌一千首》(第一搜集整理者,第一卷,1979 年;第二卷,1981 年;第三卷,1983年;第四卷,1984年;第五卷,1984年)、《那仁汗传》(史诗集,第一搜集整理者,1981年)、《吉如嘎岱莫日根》(民间故事集,第一搜集整理者,1987 年)、《西凉》(说书故事集,第一搜集整理者,1996年)、《蒙古英雄史诗大系》(主编,第一卷,2007年;第二卷,2007年;第三卷,2008年;第四卷,2009年)、《蒙古说书故事选》( 上、下,2014年)等。
 
以上资料的先后问世充分说明,仁钦道尔吉先生在涉及蒙古族民间文学诸多领域的资料建设有很大的成就。
 
2、树立了蒙古英雄史诗资料建设的里程碑
仁钦道尔吉先生主编完成的《蒙古英雄史诗大系》是卷帙浩繁的蒙古英雄史诗集,被誉为20—21世纪蒙古英雄史诗资料建设的“里程碑”,是一个多世纪以来国内外蒙古英雄史诗记录的集大成者。
 
《蒙古英雄史诗大系》第一卷[1]中,除收录长篇英雄史诗《江格尔》《格斯尔》外,还收录了《汗哈冉贵》等中短篇史诗共83部。其中64部,从中国蒙古族民众当中搜集整理,19部来自蒙古国。这83部史诗中的一小部分在国内先后刊发,大半部分则收录于新出版发行的资料中。该卷中,收录了仁钦道尔吉先生于1962年6—8月间在呼伦贝尔盟陈巴尔虎旗和新巴尔虎旗右旗,先后记录整理的22部布里亚特史诗,以及1978年8月在新疆巴州巴音布鲁克地区,根据牧民额仁策演唱所记录的3部卫拉特史诗。此外,本卷还收录了外国学者记录整理的蒙古史诗,如: 芬兰语言学家兰司铁在北蒙古记录整理的7部史诗,以及布里亚特学者策·扎姆察莱诺,比利时学者田清波,苏联学者鲍·雅·符拉基米尔佐夫、尼·波佩、鲍·班巴耶夫,蒙古国语言学家哲·曹劳等人记录整理的蒙古史诗文本。内蒙古社会科学院图书馆藏史诗《好汉喜热莫尔根汗》( Eriin SAin Shiree Mergen Han) 也被收录于该卷,首次正式刊行。
 
《蒙古英雄史诗大系》第二卷[2]共收录50部史诗,其中有中国蒙古史诗34部,蒙古国史诗15部,俄罗斯境内的霍里布里亚特史诗1部。此外还有外国学者,如芬兰语言学家兰司铁,苏联学者鲍·雅·符拉基米尔佐夫,蒙古国科学院院士普·好尔劳、朝亦吉勒苏荣等学者记录整理的文本。
 
《蒙古英雄史诗大系》第三卷[3]共收录43部史诗,包括中国蒙古史诗13部,蒙古国史诗30部。我国学者记录整理国内蒙古族的13部史诗中有9部是首次发表。外国学者整理的史诗文本共23部,如: 鲍·雅·符拉基米尔佐夫记录整理2 部,尼·波佩记录整理1部,巴·巴嘎耶娃记录整理3部,宾·仁钦记录整理4部,嘎·仁钦桑布记录整理3部,哲·曹劳、乌·扎格德苏伦记录整理2部,斯·罗布桑旺丹、乌·扎格德苏伦、德·策德布、哲·曹老记录整理2部,党噶苏伦记录整理1部,乌力吉呼图格记录整理2部,郝·散丕勒登德布记录整理1部,巴·卡图记录整理1部,巴图乔伦、孟根胡鲁克记录整理1部。
 
《蒙古英雄史诗大系》第四卷[4]共收录20部史诗,其中10部为俄罗斯联邦的布里亚特蒙古史诗,占该卷篇幅一半以上。其余10部中,7部来自国内蒙古族民间,3部来自蒙古国。本卷也有外国学者记录整理的史诗文本: 著名学者策旺·扎姆察莱诺(TS.zhamts-arano.1880-1940)从民间记录整理5部,莎拉克什诺娃( N·O·sharakshinova)搜集整理1部,巴拉达耶夫( S·P·Baldayev) 记录整理2部,黑尔图欣(D·Hiltuhin)记录整理2部,哲·曹劳( zh·Tsoloo)记录整理1部,巴·卡图(B·katuu)记录整理2部。
 
《蒙古英雄史诗大系》是蒙古长篇、中短篇史诗的大汇编,全书共收录长篇史诗《江格尔》《格斯尔》及中短篇史诗近200部,约25万余行。其篇幅超过世界上最长的印度史诗《摩诃波罗多》(22万诗行) 。

《蒙古英雄史诗大系》涵盖了整个20世纪记录整理的蒙古史诗,展示了20世纪蒙古史诗记录整理的三个阶段的全貌。
 
第一阶段,是欧洲和俄国的语言学家、旅行家于1901—1938年记录整理的30—40部史诗。这些记录整理者有: 芬兰语言学家兰司铁(G·Ramstedt,1873—1950),俄国科学院通讯院士策·扎姆察莱诺(Ts.Zhamtsarano.1880—1940),比利时学者田清波(A.Mostaert.1881—1971),俄国科学院院士鲍·雅·符拉基米尔佐夫(B.Y.VLadimirtsov.1884—1931),苏联科学院通讯院士尼·波佩( N.poppe,1897—1992),丹麦学者格廖恩贝赫( Gronbech,1901—1957),德国学者瓦·海希西(W. Hissig,1913—2005),苏联学者格·德·桑杰也夫、鲍·班巴耶夫及蒙古国科学院院士宾·仁亲(B.Rinchen,1905—1977),等等。
 
第二阶段,是从20世纪40年代起蒙古国学者们大量搜集记录整理的本国蒙古英雄史诗。宾·仁亲院士从20世纪40年代开始记录整理蒙古史诗,并从1960年开始,在德国先后出版了五卷本《蒙古民间文学》。书中绝大部分内容是蒙古国和布里亚特共和国史诗,另有巴嘎耶娃、朝依吉勒苏伦、仁钦桑布、好尔劳、曹劳等学者记录整理出版的大量史诗。
 
第三阶段,从20世纪50年代起,中国学者开始记录整理出版中国蒙古族英雄史诗,20世纪70—80年代成为史诗出版高峰期。当然,在此之前,一些国外学者也记录整理了一批我国蒙古族英雄史诗,但有的至今仍未出版。自20世纪50—60年代起开始记录整理中国蒙古族史诗的中国学者有: 仁钦道尔吉、甘珠尔扎布、图白、曹劳孟、道仁嘎等。20世纪80年代以后,我国相继出版了各地区古代部族的史诗集。
 
《蒙古英雄史诗大系》中的文字和图片资料亦非常丰富,每卷都有蒙、汉、英文说明和目录,各卷均附8帧照片(共32张)。这些照片包括了欧亚各国研究蒙古英雄史诗的著名学者、史诗研讨会、史诗记录文稿、整理者和演唱艺人等的照片。
 
《蒙古英雄史诗大系》是研究史诗的重要学术资料。它不同于以往出版的文学读物,编者对原作没有作任何文字加工,连地方方言都保留无遗,只针对原文加了注释。各卷所收录的史诗是从各种文字符号转写成我国现行的蒙古文字。由于种种原因,一些国内、国外的学者在搜集整理出版时,对原史诗内容进行了修改或删减,但绝大部分史诗都忠于演唱者的文本。编者对记录者与整理者分别对待,忠于艺人演唱的叫记录,进行加工的叫整理。书中对各史诗文本清晰地标注了演唱者、记录者或整理者。以前曾出版过的史诗文本,均附首次发表的书刊名称。
 
《蒙古英雄史诗大系》以新的研究方法对所收录的史诗进行了分类,根据史诗类型按单元排列,体现出了科学性。
 
在第一卷卷首,仁钦道尔吉先生撰写了题为《关于蒙古英雄史诗的起源和发展》[1](1-19)的学术论文作为全书绪论。作者以母题分析为研究方法,对蒙古英雄史诗的起源进行了探究;以情节结构类型为根据,划分了史诗发展的各阶段;以部落口承传统与地域文化为视角,勾画了近代蒙古史诗承传流布的地域。此外,作者还于其中提出了蒙古史诗三大体系、七个中心的论点。
 
我们从这部史诗集中可以看到中国蒙古族英雄史诗和蒙古国英雄史诗的基本面貌、布里亚特英雄史诗的特征,还可以了解到中、蒙、俄三国英雄史诗类型的发展阶段和发展规律。
 
《蒙古英雄史诗大系》于2010年荣获“第二届中国政府出版奖”。此部史诗大系的出版,是学科建设史上的一座丰碑,具有重要的学术与资料价值。
 
二、蒙古英雄史诗研究学科带头人
 
从1980年以来,仁钦道尔吉先生一直从事蒙古英雄史诗的专门研究,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就。他对蒙古英雄史诗的起源、形成、地域分布、题材类型、发展演变等诸多理论和实践问题,分别进行了深入系统的研究,把蒙古史诗研究提高到了一个崭新的阶段。
 
1、蒙古英雄史诗研究领域的开拓者
仁钦道尔吉先生在充分掌握蒙古英雄史诗第一手资料的基础上,认真细致地研阅前人的史诗研究成果,较为全面地研究了国内外有关蒙古史诗研究的历史和现状,运用新的研究方法,以新的视角,提出了一系列蒙古史诗研究领域中深刻的学术论点。他成功运用了有关原始文化、文化生态、社会经济、历史地理的理论与研究方法,在整体与局部、宏观与微观、研究方法和理论思维方面大胆创新,为蒙古史诗研究开拓了新的局面。
 
多年来,仁钦道尔吉先生先后出版了《<江格尔>论》(1994 年)、《蒙古族英雄史诗源流》(2001年)、《蒙古英雄史诗论》( 2007年)、《蒙古英雄史诗发展史》( 2013 年)等蒙古英雄史诗研究著作近十部,发表了《评<江格尔>里的洪格尔形象》( 1978年)、《关于<江格尔>的形成与发展》( 1996年)等三十多篇论文。其中,蒙古英雄史诗的专题研究成果《<江格尔>论》、有关蒙古英雄史诗的全面系统的综合研究成果《蒙古英雄史诗源流》《蒙古英雄史诗论》《蒙古英雄史诗发展史》等精品著作,代表着国内外蒙古史诗学界的创新性水平。
 
仁钦道尔吉先生是我国蒙古英雄史诗研究的学科带头人,他不负众望,带领学术团队,把我国蒙古英雄史诗的研究提升到了史诗研究领域的领先水平,并逐渐成为国际知名学者。1980—1988年,他先后在德国波恩举办了4次蒙古英雄史诗国际研讨会,发表论文并进行了学术演讲和交流。1980—2010年,他曾10次应邀赴德国进行学术交流,作学术报告或缔结合作研究项目,并发表了重要学术成果。1983—1984 年,他组织编译并内部刊印了《民族文学译丛》(一、二卷),首次向我国学术界系统全面地介绍了国际范围内蒙古英雄史诗研究的新成果,为我国蒙古英雄史诗研究与国际接轨进行了积极的努力。
 
仁钦道尔吉先生自1987年当选国际蒙古学协会书记处书记以来,广泛深入地了解国际蒙古学前沿研究状况,积极组织我国专家学者参加各种国际学术会议和活动,为我国蒙古学研究逐步走向国际学术舞台搭建了有效的学术桥梁。
 
在蒙古英雄史诗研究领域,他广泛深入地研究了蒙古英雄史诗的起源、发展、文本、艺人,开展了巴尔虎、布里亚特、扎鲁特-科尔沁、鄂尔多斯、乌拉特、和硕特、卫拉特等部族史诗的专题研究,开拓了蒙古英雄史诗研究的新领域,取得了新的成果,成为我国蒙古英雄史诗研究的学科带头人。
 
2、创造性地提出了蒙古英雄史诗系列新论点
长期以来,仁钦道尔吉先生坚持从事田野调查,广泛搜集资料信息,较为全面客观地掌握了史诗研究的历史,并在认真研阅史诗文本的基础上,不断有新的发现。
 
1三大体系、七大中心论
仁钦道尔吉先生根据蒙古古代部落迁徙的历史和史诗传承流布的状况,对国际蒙古英雄史诗进行了分析归纳,在《论巴尔虎英雄史诗的产生、发展演变》一文中,他首次提出了蒙古英雄史诗三大体系、七大中心的论点。[5](173-177)之前,国外学者曾提出,蒙古英雄史诗有四大中心,但仁钦道尔吉先生经过调查研究后认为,巴尔虎-布里亚特、扎鲁特-科尔沁、卫拉特等部族史诗带是中国蒙古族英雄史诗承传流布的三大中心,再加上蒙古英雄史诗的国外四大中心,总称为七大中心,即布里亚特、卡尔梅克、西蒙卫拉特、新疆等地卫拉特、喀尔喀、巴尔虎、扎鲁特-科尔沁七个蒙古英雄史诗承传流布中心。根据七大中心史诗的起源、发展、变异状况,可将蒙古英雄史诗归纳为三大体系,即: 布里亚特体系、卫拉特体系、喀尔喀-巴尔虎体系。这一论点的提出,对梳理蒙古英雄史诗的起源、流传、发展规律和特点具有举足轻重的学术意义,且对如何保护传承我国蒙古族文化主权具有非常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2三大类型论
仁钦道尔吉先生在《蒙古英雄史诗情节结构的发展》一文中,提出了蒙古史诗三大类型的论点。[6](48)他成功地运用母题分析方法,对七大中心三百余部英雄史诗情节母题进行了深入细致的分析,归纳了史诗情节框架所组成的母题系列。根据母题系列的内容数量及结构,他将蒙古英雄史诗划分为三大类型,即: 单篇型史诗、串连复合型史诗、并列复合型史诗。单篇型史诗是由单一母题系列组成的史诗,串连复合型史诗是由两个或两个以上母题系列所形成的史诗,并列复合型史诗是多母题系列并列在一起构成的史诗。蒙古英雄史诗三大类型的划分,对如何科学地探索蒙古英雄史诗的情节发展轨迹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践应用价值。
 
3三大阶段论
仁钦道尔吉先生在蒙古英雄史诗三大类型论点的基础上,在其著作《蒙古英雄史诗发展史》中,阐述了蒙古英雄史诗产生和发展所经历的三个阶段。[7]第一阶段: 早期史诗产生于野蛮时期的中级阶段,反映了人与自然界的斗争和族外抢婚的婚俗内容,主要类型为单篇型史诗。第二阶段: 中短篇史诗产生发展于野蛮时期的高级阶段,反映了部落间财产掠夺的战争状况,主要类型为串连复合型史诗。第三阶段: 长篇英雄史诗的形成发展于封建割据时期,反映了封建领主间和民族间的斗争,主要类型为并列复合型史诗。蒙古英雄史诗的产生、发展三阶段论的提出,对了解蒙古英雄史诗的产生、发展及其历史规律和特征,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
 
仁钦道尔吉先生在将蒙古英雄史诗划分为三大类型的基础上,又进行了二级类型划分,提出了抢婚性史诗,勇士与独目巨人斗争型史诗,家庭斗争型史诗等论点;在蒙古英雄史诗七大中心论点基础上,他又提出了蒙古英雄史诗的产生地域为贝加尔湖周围的森林地带、长篇英雄史诗《江格尔》形成于15—17世纪上半叶、蒙古英雄史诗是活态史诗等论点。这些论点新颖独特,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五十多年来,仁钦道尔吉先生执著地从事着蒙古英雄史诗的研究,勤奋严谨地在学术领域默默耕耘,成功地拓展了蒙古英雄史诗研究领域,为蒙古英雄史诗研究事业贡献了巨大的力量。

 
参考文献
[1]仁钦道尔吉主编.蒙古英雄史诗大系: 第1卷[M].北京:民族出版社,2007.
[2]仁钦道尔吉主编.蒙古英雄史诗大系: 第2卷[M].北京:民族出版社,2007.
[3]仁钦道尔吉主编.蒙古英雄史诗大系: 第3卷[M]北京:民族出版社,2008.
[4]仁钦道尔吉主编.蒙古英雄史诗大系: 第4卷[M].北京:民族出版社,2009.
[5]扎·仁钦道尔吉.蒙古民间文学论文集[C].北京: 民族出版社, 1986.
[6]仁钦道尔吉.文学研究论文选[C].北京: 民族出版社,2013.
[7]仁钦道尔吉.蒙古英雄史诗发展史[M].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3.

【文学研究】呼日勒沙|蒙古族民间文学学科带头人仁钦道尔吉 第2张 【文学研究】呼日勒沙|蒙古族民间文学学科带头人仁钦道尔吉 蒙古文化

草 原 文 化 研 究 所

此处展示附加内容,可以是联系方式、重要说明等统一特定信息!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以上内容由蒙古元素整理呈现,请务必在转载分享时注明本文地址!如对内容有疑问,请联系我们,谢谢!

支持Ctrl+Enter提交

蒙古元素 © All Rights Reserved.  蒙古元素 Copyright ©2018蒙ICP备13001995号-2
Powered by Z-BlogPHP Themes by mgl9.com
免责声明| 关于我们| 如何注册| 广告合作

本站会员尊享VIP特权,现在就加入我们吧!登录注册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用户名
密码(至少8位)
确认密码
邮箱(请填写常用邮箱)
验证码
找回密码
用户名
邮箱
※ 重置链接将发送到邮箱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