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尔罕亲王

达尔罕亲王

蒙古文化元火工作室2019-07-01 1:18:261372A+A-

达尔罕亲王 第1张


    达尔罕亲王真名那木济勒色楞,生于光绪5年12月30日。那木济勒色楞亲王是和硕达尔罕亲王满珠习礼的第10 代孙、第12世和硕达尔罕亲王,也是末代达尔罕亲王。他的族姓是博尔济吉特,汉名叫包乐康。


    光绪10年09月,第11世达尔罕亲王衰布旺济勒被亲族暗杀后,他7岁的独生子那木济勒色楞承袭了王爵。由于年幼,由本旗卓礼克图亲王(闲散王公)丹色里特旺珠尔和额尔德尼毕力克图父子先后代理札萨克职务。


    那木济勒色楞自幼在家馆及北京宫廷内读书,通晓蒙汉文,兼修藏语和英语。光绪22年,那木济勒色楞受清室赏戴三眼花翎。光绪24年,那木济勒色楞年满18岁,正式行使旗札萨克权力。光绪29年09月19日,任哲里木盟盟务帮办。光绪30年任御前行走。光绪32年01月30 日,任哲里木盟副盟长。宣统元年任盟长。光绪28年12月19日,遵慈禧太后之命,那木济勒色楞与清室克勒郡王之女四格格成婚。生有二男二女。后来,长子包晓峰(林沁色鲁布)娶张学良的二妹为妻;次子包明远因白痴,虽聘订吉林省督军吴俊升之女,但终未成婚。长女嫁给了蒙古金旗(现辽宁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王爷云丹桑布,次女早亡。


    张作霖与那木济勒色楞结成儿女亲家。1925年,那木济勒色楞妻子去世,又经张作霖凑合,与朱恩古(满族,姓朱尔吉特)之女朱博儒结婚,封福晋。更成为张作霖打开科尔沁草原的敲门砖。朱博儒是曾任清廷要职的朱思古之女,毕业于北京高等学堂,她成为那木济勒色楞的福晋之后,对那木济勒色楞产生很大影响。达尔罕王对这位福晋极为尊重信任,直到言听计从的地步。朱博儒不仅为那木济勒色楞对外联系应酬,甚至插手旗内要政,常常左右旗内的政务。民国以来,科尔沁左翼中旗有五次大的开荒。有数百万亩草原被开垦为农田。这些土地大部分落人大小军阀、官僚、大地商、大地主之手。连同清代开垦的土地,仅科尔沁左翼中旗放垦设置的就有通辽、双辽、梨树、怀德等4个县。


    那木济勒色楞与朱博儒生有七男五女。三子包叔仁(达木仁色楞)在北平(北京)与于藏山(曾任满洲国治安部大臣)之五女成婚,1949年赴美定居(已去世)。三女包竞学毕业于燕京大学,曾居北京;四女包悬勤学医,20世纪70年代初在北京病故;五女包静安,毕业于辅仁大学,1986年09月在北京病故,丈夫金曾武是我国外交部退休干部。其它儿女有的赴美攻读,有的去台北任职,有的留在香港谋生。四子包德本(包晋祺)、五子包洪业前后去世于台湾。六子包克明、七子包建民在香港久住;六女包嘉敏、七女包锦文定居美国;八子包铁铮是美籍科学家、德利泰公司总裁,其妻蒋东龄是名画家蒋青霜之女。


    1931年“918”事变后,东科中旗公署(即科尔沁左翼中旗公署)成立时,日本人曾经多次做达尔罕亲王那木济勒色楞的工作,叫他从沈阳回到科尔沁左翼中旗担任旗长,但他坚决拒绝回旗,反而积极准备离开沈阳迁往北平(即今北京)。达尔罕亲王一家离开沈阳小河沿住地后,迁到了北平,住在安定门红罗厂老达尔罕王府,后来又迁居到北京马大仁胡同。


    那木济勒色楞出走之前,招来本旗贝子色拉哈旺珠尔(包鹤亭),谈了自己的打算。他说:“我在旗内威信下降,我的处境很艰难,留下来凶多吉少。我信任你胜过你兄王(指温都尔王阳仓扎布),把旗札萨克大印交给你,我走也放心了。”色拉哈旺珠尔说:“我自知才疏学浅,难以当此大任,回去后还是把印交给我大哥吧!”这是达尔罕亲王离开沈阳之前办的最后一件事,这也是后来人们传说的达尔罕亲王把札萨克大印交给了温都尔王的来由。


    由于土地改革等各种运动,家族没落。我父亲早年参加八路军,跟着部队转战各地。因此,我为人谦和的爷爷成分被定为破产地主。家贫如洗才保住了性命。解放后,我的爷爷奶奶一直住在位于通辽市科左中旗的乌力吉图苏木白塔子村(俗称王府大院)祖先的老宅。现在,那里政府修建了“孝庄园”。随后,我父亲由于工作分配到了呼伦贝尔市新巴尔虎右旗(西旗)的运输公司,担任客运站站长一职。1967年,我爷爷奶奶移居到我父亲工作生活的地方。离开故土后,我爷爷奶奶非常想念家乡,又适应不了西旗寒冷的环境,生活窘迫,于1975年逝世。我的爷爷临终前一直念叨着远方的家乡和失散多年的舅舅那木济勒色楞亲王。在文革期间,我父亲由于家族关系受到冲击,致残。10年动乱后得到平反,恢复工作,于1979年离休。父亲的一生工作兢兢业业,为人老实谦和。在80年代呼和浩特看病期间,听说了远在海外亲人们的消息,尤其是听到舅爷爷在九龙已经去世的消息后悲喜交加。后来,有一位内蒙古报社的记者阿优西曾经采访过我和我的叔叔宝音图。我们把所知道的家族历史全部告诉了这位记者。记者告诉我们包铁铮曾经来过。听到这个消息,我父亲非常高兴,可是在那个通讯不便的年代,最终还是没能跟亲人联系上,我父亲于1993年患脑溢血去世。


    我爷爷,父亲在世时,曾经再三叮嘱过我们,黄金家族的血液流淌在我们身上,不要忘记家族的历史和荣耀,有机会一定要找寻失散的亲人。哪怕是一个音信。


我是达木林扎布的三女儿包双玉,为了铭记这段家族历史, 也为了给亲人们传递迟到的消息,写给所有包氏家族的亲人们。

来源:部落可汗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蒙古元素网所有作品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并拥有版权或使用权,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版权方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支持Ctrl+Enter提交

蒙古元素 © All Rights Reserved.  蒙ICP备13001995号-2
Powered by 蒙古元素 Themes by www.mgl9.com
版权说明| 关于我们| 充值VIP| 投放广告

本站会员尊享VIP特权,现在就加入我们吧!登录注册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
昵称
邮箱
获取邀请码
邀请码
验证码
找回密码
用户名
邮箱
※ 重置链接将发送到邮箱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