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蒙古式家具中最常见、最实用的家具,非藏柜莫属。藏柜(如图1)的结构形式较为单调,但可以根据室内空间和使用需要自由选择大小,主要用于存放食物、器具、宗教用品等,书写等承接功能。出于宗教信仰的需要,一些藏柜也专门用于摆放佛龛。


寺庙和蒙古人家中常见藏柜的大小和用途类似于中原地区的五斗橱,柜门为中开式,可灵活开关。藏柜内可由隔板分割成若干个空间,便于分类取放物品。藏柜底部通常设置两到三个窄长抽屉,用于收藏金钱、珠宝等珍贵物品。


▲图1:19世纪 彩绘几何纹木柜 96×91×39cm



▲图2:18世纪 彩绘弯腿镂雕供桌 70×25×27cm



▲图3:18至19世纪 彩绘雕兽面纹佛龛 37×24.5×14cm



▲图4:17世纪 彩绘几何纹木箱 78.5×41×30.5cm



根据题材不同,传统蒙古式家具上的常见装饰纹样大致可以分为这样几类:人物类,如释迦牟尼、观音等佛教诸神和格萨尔、松赞干布等历史人物;动物类,如狮、虎、象、鹿、孔雀、龙(如图5)、凤等;植物类,如莲花、格桑花、菩提树、佛手等;器物类,如金刚杵、法轮等;字符类,如万字符、福、寿等。


丰富的题材无不倾注着蒙古族人民美好愿望,是蒙古人吉祥观念的具体化,“极大地提升了传统蒙古式家具的文化内涵”。


▲图5:17世纪 彩绘龙纹木箱成对 79×43×35cm×2



▲图6:17世纪 彩绘宝珠花纹木箱成对 89×33×39cm;89×44×39cm



“多元化”的装饰纹样能够成为传统蒙古式家具重要的审美特征之一,主要是因为它通过艺术的手法使自然界或想象中的形象更具体、更完美、更典型,给观者带来强烈的艺术美感。传统蒙古式家具上的装饰纹样不仅是艺术价值的体现,也是蒙古民族深厚文化的传承,很有研究价值。


▲图7:19世纪 彩绘弯腿镂雕供桌 65.5×23×35cm



有时家具榫卯对接部位也会用兽皮镶包或用动物的筋当绳子穿插后绷紧,既美观又可以增加牢固度。


▲图8:16世纪 彩绘共命鸟纹皮箱 38×31×22cm



▲图9:17至18世纪 彩绘上师纹木箱 110×57×43cm


任何一个国家或民族,在其自身发展的过程中,都会或多或少地吸收外来文化,并尽力做到与本有文化的融合,形成新的文化模式。决定了其艺术形式必定要受到多种文化的影响。


传统蒙古式家具的彩绘技法中青绿画法是借鉴中原汉地青绿山水绘画的结果,而金粉、银粉等贵重颜料的使用,以及大量的描金(如图10)、描银工艺,明显是受到中原汉地宫廷彩画、苏式彩画等的影响。


▲图10:17世纪 彩绘宝相花织锦纹木箱 102×45×40cm



▲图11:19世纪 彩绘瑞兽纹藏柜 115×92×33cm





推荐阅读

民俗文化|精美绝伦的鼻烟壶

民俗 | 马鞍构成与马鞍的制作技巧 图解
收藏(0)